您的位置:

首页 >> 特色栏目 >> 反腐时评


常念反腐经的“清廉”副市长咋成了大贪官?

[ 信息发布:admin | 通讯员:新华网 | 时间:2013-05-02 | 浏览:2354次 ]

2010716,湘潭市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免去了朱少中的湘潭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职务。朱少中在湘潭县任职期间,总不忘念“反腐经”,曾在网络上痛斥“崇拜金钱,权力至上”;父亲过世,朱少中在灵堂张贴字条“拒收礼金”,但还是挡不住有人借吊唁之名送钱。办完丧事后,朱将这些礼金退还,或交到了县纪检部门。(718新华网)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名高调反腐、貌似“清廉”的好公仆,却滥用职权,在暗中大肆受贿,戴上了“贪官”的帽子,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经查实,2002年至2009年,朱少中利用担任湘潭县县长、县委书记及湘潭市副市长的职务便利,在减免报建费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齐建平等人贿赂财物共计人民币100余万元、美金5万元,同时,滥用职权给国家造成损失800余万元。

事实上,如此义正词严、贼喊捉贼的“双面人贪官”,朱少中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一些官员在台上时,多次受贿,隐而不说,几次拒贿,大肆宣扬,有的还体面地找有人在场时退还贿款、贿物,以示自己的廉洁。像江苏省邳州市原市委书记邢党婴,经常在公开场合称自己为不贪权、不贪钱、不贪色的“三不贪”干部,曾堂而皇之地在大会上介绍过抵制“逢年过节送钱”的“经验”,也煞有介事地上缴过9万元,然最终却因受贿31万元被判了个无期徒刑。

再比如日前受审的浙江省委原常委、省纪委原书记王华元,亦擅长即兴“表演”。落马前的王华元,在谈及“贪官与情妇”这个话题时,面不改色心不跳,甚至还煞费心思地将官员包养情妇归纳为“以色谋权、色助官贪、贪钱买色、色逼官贪、色相贿赂”等五种表现形式,声色俱厉地表示对此类案件“决不姑息”,不料他自己就是“包二奶”的高手,其生活腐化的“故事”早就在民间传得沸沸扬扬。用民间一句盛传的俗语来形容再恰当不过了:既立了贞洁牌坊,又做了婊子;既得了便宜,又卖了乖。

朱少中、王华元等“台上是公仆,台下是老虎”、“当众是英雄,背后是蛀虫”的官员应声而倒,留给人们诸多警示。这些贪官演技“超常”,在一定程度上麻痹了人们的神经,牵制了人们的视线,模糊了人们的判断,增加了反腐倡廉的难度。吾等善良百姓,须多长个心眼,对那些在台上把“反腐倡廉”口号喊得山响,把“贼喊作贼”之戏演得“出神入化”的大官小员,绝不要被其一时的表象所惑,不仅要“听其言”,也要“观其行”,更要“察其质”,及时让他们现出原形。

除此以外,我们还须反思:朱少中等贪官们不用准备、随时入戏的“功夫”,绝非一朝一夕就能“炼”成的,在他们“慷慨激昂”、“信誓旦旦”之时,其腐败“病毒”已经发作了,为何那么多监督的“探头”都不管用,甚至左右逢源、愈腐愈升?事实上,这些贪官有如表面光鲜的烂苹果——只要轻轻一戳就能戳破表皮,露出腐败的黑心。问题是,为何这一戳总是姗姗来迟?

在我看来,如果不给权力套上“笼头”,不让权力在阳光下公开运行,不解决“上级监督太远、同级监督太弱、下级监督太难”的难题,朱少中之类外廉内贪的腐败分子还会前腐后继、粉墨登场。

版权所有:凤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凤县监察局 电话:0917-4762748 传真:0917-4762748
E-mail:fxxx209@163.com 地址:陕西省凤县双石铺镇 邮编:721700
陕ICP备10000935号 技术支持宝鸡市世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网站总访问量:2847927 今日访问量:2283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